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羊狼二世 | 10th Feb 2019 | 雜記 | (75 Reads)

從打工到擺檔自主
八十年代的時候,李光興已經賺到了第一桶金,拿去做金融投資,誰知1997年金融風暴時卻打回原形,他唯有重新外出打工,卻找不到工作。最後在酒樓做了一段時間,直到年紀大了才轉行做保安,這也是他人生中的最後一份工作。「因為當保安空閑時間很多,大部分的時間也只是站在那兒什麼也不做,所以腦子裡總有很多幻想。」

2003年 SARS,香港的經濟一潭死水。那時正值楊利偉登上太空,作為大廈保安的李光興總是想起小時候自己製作降落傘玩的日子。「當時我手下的那幫孩子,誰最聽我的話,我就讓誰玩這個降落傘。想到這裡,我就自己把降落傘生產包裝成了一個玩具,共生產了約五萬套。2004年的時候,我在維園年宵市場租了一個攤位,賣這樣的玩具降落傘。當時我們全家 總動員,第一天,我接受了一個傳媒訪問,我說香港的經濟低迷了這麼多年,現在也是時候像這枝火箭一樣起飛了。接著無線電視新聞台也訪問我,把我玩降落傘的畫面播出,那些小孩們看見了,就來我這兒買。之後差不多所有香港的傳媒也報導了這件事,連台灣的東森電視台也來採訪。第一年,我賺了差不多十萬元,但還是剩下了很多貨,而且全都被雨水淋濕了。幸好這些貨品全都是塑膠製品,不怕淋濕。因為剩下了三四萬套降落傘,我們要找地方存放,幸好這條村裡有個在街市工作的朋友可以借給我們一個倉庫,當時我的妻子還說要把它們扔進堆填區裡呢!」
那時的文化中心有很多無牌小販,而因為經濟低迷,政府也默許了他們的行為,沒怎樣驅趕他們。於是,李光興就在那裡找了一個地方售賣降落傘,生意非常的好。「當時我們星期一至五所賺的錢用作生活費,星期六、日賺的則放進銀行。在文化中心外,有很多小販看見我這邊的生意那麼好,於是打電話到批發公司那裡想要訂貨,誰知降落傘上印着的電話號碼是屬於我的,哈哈!我當然不會批發給他們了,所以我在那裡算是獨市。後來有些小販售賣了市面上的另一種降落傘,但那些降落傘品質不好,很易破。他把攤檔設在我的對面,結果我賣了一百套,他也未能賣出一套。有一天,有線電視來訪問我們這些小販,當時的文化中心有七十多檔,像個墟市一樣,連那些外國人也知道。很多外國人一下飛機便會到那裡買東西,很便宜,而且什麼都有。但經過報導後,文化中心的攤檔一下激增至三百多個,沒辦法控制,所以康文署決定清場。後來那裡變成了藝墟,只在星期六、日開放。雖然如此,我也依然能做到生意,收入仍然不錯。就這樣,我一家算是過上了富裕的日子。」
待續

李光興---落在石頭上的種子(十二)


[1]

emotion羊爸爸好有頭腦,亦好彩個電話號碼係你嘅.

 

康文署都係被迫做嘢.


[引用] | 作者 慧瑩 | 11th Feb 2019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 Re: 慧瑩
慧瑩 :羊爸爸好有頭腦,亦好彩個電話號碼係你嘅. 康文署都係被迫做嘢.
哈哈!那是當然。


[引用] | 作者 小羊的爸爸 | 11th Feb 2019 | [舉報垃圾留言]